从讨厌游戏到变成死粉,天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发表于 2018-04-28 19:17

你可曾试过,在你想要专心工作的时候,旁边在打游戏的小伙伴却兴致勃勃,还总爱时不时地问你这一关道具怎么拿、那一关Boss怎么打?会这样做的人其实很多,但绝大多数都是游戏迷,可如果有个一度宣称自己讨厌游戏的人做出了这种事,你能相信么?Jessica Furseth就是这么一个人。

fan01

“Luke,我要怎么拿到这个道具?Luke!”这声咆哮出自Jessica,她正在玩《超级马力欧:奥德赛》,第一次玩的她激动地向经验老道的朋友、正准备专心干活的Luke请求帮助,而她得到的回复是一句耐心的“你待会就知道了”。谁能想到,最后Jessica在Luke这种“不走心”的指导下,最后竟然打通关了!

fan02

游戏是一个很大的产业,但令人意外的是人们对它的态度往往只有两种:热爱它,或者完全不去玩它。在玩《超级马力欧:奥德赛》之前,Jessica或多或少也玩过几次游戏,因为她身边的人似乎都玩得很开心,所以她也有想过试试,可惜就是融入不了他们。原因很简单,她玩了,她死了,她接着玩,又接着死了……如此反复循环下来,她就放弃了。直到去年她看到了Luke和他的孩子在玩《超级马力欧:奥德赛》,她又燃起了对游戏的一点兴趣,于是在某个无聊的周日,她借来了任天堂Switch,以一种连自己都惊讶的倔强刷起了游戏,最终还打败了Bowser。

fan03

这种前所未有的游戏快感让她有了一个更深的想法:去了解人们喜欢游戏的更多理由。于是她向喜欢那些游戏的朋友发起了一个小小的调查投票,结果发现他们玩游戏都是出于不同的动机,但很一致地认为玩游戏可以放松自己,得到满足,特别是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有人说玩游戏可以减轻职业倦怠症状,还有人说和朋友一起玩《魔兽世界》这样的游戏可以让居住在不同城市的他们保持联系,可见玩游戏的作用还是因人而异的。

fan04

当Jessica询问Luke他喜欢游戏的哪一点时,他的回答是游戏可以锻炼脑力,因为游戏里有很多谜题可以解、很多敌人可以去征服、很多东西可以去收集、很多地方可以跑,他很喜欢用这样的方法去锻炼大脑。

fan05

在近几年很多负面事件都和游戏有牵连,虽然没人证实游戏是罪魁祸首,但这也让游戏背上了不好的骂名,比如宣传暴力、不利于集中精神和读写能力的锻炼等等。不过拥有心理学博士头衔的游戏用户体验顾问Celia Hodent却不这么认为,她认为游戏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积极的一面。

Hodent表示:“一个好的游戏可以让人很快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比如当你在看电影或者听电台收音的时候,你总会时不时地留意下手机,但当你在玩游戏的时候,你的双手基本都忙于操控,不会再分心。你必须更加集中,因为游戏任务就需要你集中。”

fan06

好的游戏设计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保证操控硬伤和不当的关卡设计不妨碍玩家专心玩耍,比如《超级马力欧:奥德赛》中的协助系统,就能够较好地减轻玩家失败时的处罚,并且给予玩家额外的通关指导,这大概也是游戏能够留住Jessica的关键。Hodent也表示优秀的游戏设计师们会尽全力做好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关卡:“如果游戏太简单就会让人觉得无聊,太难了又会让人觉得很烦,人心和动机就是这么复杂。不过自我决定理论指出,在你感受到更为强烈的内在动机时,觉得自己可以胜任任务时,做起事来也会更愉快。而想要拥有能胜任任务的感觉,就需要感受到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fan07

在Jessica感到疲劳和焦躁的时候,玩玩《超级马力欧:奥德赛》能让她平静下来,她觉得就是因为自己处在了一个可控的有趣环境中,也因为自己越来越擅长游戏了所以也能更加享受游戏,主动去发掘其中的乐趣。

游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影响着许多玩家们的生活,有的玩家说他从1982年推出的《显微外科专家(Microsurgeon)》中学到了很多关于解剖学的知识,甚至在玩《红色风暴(Red Storm Rising)》的时候还能通过游戏资料学着认潜水艇。有的玩家表示自己买游戏是为了练习开车,但却因此迷上了游戏地图,因为他的哥哥说他或许打不了游戏,但可以当个领路人,于是他就开始学认地图,后来他就练就了开车的时候脑子里还能有个小地图的功力。

fan08

来自阿伯泰大学的学者Kenny McAlpine专攻游戏研究,他认为将游戏中所学到的技能适用到现实生活中是完全可能的,人们把玩耍作为社交互动、教育和娱乐的一种方式。就像小孩子一样,是通过玩来认识世界的。

用出于特定目的所开发的游戏来进行高效教学的例子已经有很多,从教育孩子如何应付霸凌到协同解决问题的创新思维培养应有尽有。McAlpine还表示:“根据阿伯泰大学的研究调查,已经有不少项目将电子游戏技术应用到了警察防暴训练、癌症细胞模拟以及历史键盘乐器虚拟化”。

fan09

游戏有积极的一面自不必说,然而当我们设计一款游戏就是为了娱乐的时候,就很难说清它能给现实生活带来怎样的好处了,不过也有发现一些特别的证据:瑞典卡罗琳学院的调查员发现当人在经历创伤事件后马上玩《俄罗斯方块》,能有效减少出现创伤应激障碍的可能性,而这种效果很可能是因为玩游戏中断了人们对创伤事件的记忆巩固(不断回想的过程)。蒙特利尔大学也有一份研究报告表明玩《超级马力欧64》这种3D游戏能增加成年人的海马灰质(负责记忆和空间学习),类似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但有些报告又显得有些言过其实。

fan10

Hodent曾经针对知名的神经系统科学家Daphne Bavelier的报告提出异议,Bavelier认为人们玩《使命召唤》这类动作游戏10小时能够提高自身观察细微事物的视觉能力和多重任务处理能力,5个月后甚至能使人们追踪运动事物的视觉能力增强一倍。Hodent对此表示:太夸张了。

11

比起专注于单款游戏,Hodent认为我们最好把数独到网球等各式各样的游戏都接触一遍,才能保持新鲜感。“如果你玩多个游戏,你会总是处于可以学习新东西的环境中,这才能够帮助你保持大脑高效运转。”1986年知名的“修女研究(nun study)”中得出:谜题对于治疗和预防阿尔茨海默症有非常好的效果,人类的大脑也确实喜欢这样有挑战性的好问题。研究结果与Hodent的观点也是不谋而合的。

fan12

Jessica如今已经是一个游戏粉,前段时间她又迷上了《塞尔达传说》,尽管屡战屡败她也屡败屡战,打得林克衣衫褴褛Luke也不愿意出手帮忙。Jessica也没有抱怨,她知道自己更深入游戏,玩的越多,能得到的乐趣、学到的东西也就越多。

fan13

当然游戏作为娱乐方式,本身就应该是适当、适度去进行的,否则过度痴迷导致上瘾,那就更谈不上能给人带来什么好处了。不过像Jessica这样由黑转粉的例子,其实还真的挺难实现的呢。

原文编译自:卫报
原标题:I was a video game sceptic, but now I’m a fan
作者:Jessica Furseth

搜索“任玩堂”或“appgamecom”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留下您的评论还有机会赢取精美游戏周边!

0-5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